<>擂台上面,两人手臂相交,巨大的闷响声响起,回荡在擂台四周。

面对陈武暴烈的一拳,毒狼急忙化爪为挡,双脚急促的踩在擂台上面,化解落在身上的巨力,整个人快速的向后退去,避开陈武的拳头。

虽然,陈武及时的察觉到危机,可是,毒狼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身体躲闪不开,两道划破皮肉的伤口,留在了陈武的身上,鲜血从伤口处流出,染红了伤口周围的衣服布料。

站在三米多外的毒狼看着陈武身上的伤口,对自己的这一击,他感到有些不满意,如果刚才自己手快一些,恐怕这个小崽子已经躺在擂台上了吧。

“不过,自己如果硬抗那一拳,凭着身体会受重伤的危险,应该可以掏出他胸膛里,那颗跳动的心脏。”

可当毒狼的目光扫过四周,看到站在擂台下面无表情的宋云虎时,赶紧将自己心中的这道想法熄灭。

如果,他在擂台上杀死了陈武,那自己今天一定走不出振兴武馆,只有留下命来为陈武陪葬。

“嗡嗡……”

巨大的声响还在耳朵中回荡,让人感到无比的难受,可是方世杰却感到无比的兴奋,整个人脸色潮红,心跳加剧,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,他还记得这里是武馆,恐怕方世杰都会大喊大叫,来发泄心中的激动。

虽然,刚才擂台上两人的一次比武,在兔起鹘落间完成,整个过程最多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。

可是,就是这次短短的比武,让方世杰看见了许多以前前所未见的东西。

不管是擂台上陈武脚掌四周,那四分五裂的脚垫,破裂的脚垫边缘变成了黑黄色,还散发着一丝难闻的气味。

还是毒狼后退时,双脚卸力,在脚垫上面踩出一连串,深达脚踝的脚印。

更可怕的是刚才陈武那暴烈的一拳,居然打爆了空气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这些比武场面比电影中那些渲染了特效的打斗场面,还要激烈,还要恐怖,现在擂台上比武的两人根本不像是人类,更像是两个披着人皮的怪兽在相互搏斗。

即使方世杰在那条破烂的小巷子的一些发现,已经刷新了他的认知,可是,亲眼看见的景象带来的震撼,更加的直接,更加的激烈。

“哼,再来。”

陈武身上的肌肉一阵紧缩,被毒狼抓伤的伤口停止流血,两处伤口都不深,算是轻伤并不影响他的行动。

听到陈武的声音,感受到双手指尖那温热的鲜血变得冰冷,毒狼脸上那抹狞笑,开始慢慢的扩大,嘴中发出一道低沉的阴笑。

这次,毒狼没有急着进攻,反而踏动着细碎的脚步,围着陈武缓缓转动,转动之间毒狼整个人弥漫出一种诡异的律动。

这种莫名的律动,让正准备出拳的陈武产生一种错觉,他总是找不到毒狼下一步落脚的准确位置,似乎踏着诡异脚步的毒狼这时行走在虚幻之间,身影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诡异非常。

脚步来回变换,陈武身体微曲,仿佛施展了千斤坠一样,整个人不动如山,他双眼紧紧的盯着毒狼的身影,眼神片刻不离。

围着陈武慢慢转悠的毒狼突然间,向着他扑过来,身影瞬间就来他到跟前。

右手用力往前一挥,却轻易的穿过了那道身影,只是一道幻影,连续几次出拳,都砸在了空处,让陈武知道这是对手在戏耍他。

擂台上面围着陈武转悠的毒狼身影越来越快,慢慢的整个擂台上布满了他的身影,一道道奇异的声音,开始回荡在擂台上。

那声音低沉阴厉,就好像旷野中独狼的嘶吼,让人感到害怕心寒。

诡异声音的出现,更加干扰了陈武的判断,让他无法集中精神锁定毒狼的身影。

“嗤”

一道衣衫破裂的声音响起,又一道抓伤出现在陈武身上,虽然伤口不深,可是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,让陈武的处境越发艰难。

站在擂台下方的宋云虎,看到擂台上被毒狼戏弄,毫无还手之力的陈武,眉头不禁微微一皱,不过随后马上抹平消失。

感到毒狼的身影不断向自己压迫而来,站定身体陈武张开嘴巴,用力深深的大吸一口气,让胸口高高的鼓起。

随即他双脚重重的踩在擂台上,嘴里吐气,发出一声恐怖的巨吼。

如同猛虎咆哮山岗的巨吼,让毒狼快速移动的身影为之一顿,同时陈武的双脚的巨力,让整个擂台都晃动起来。

终于毒狼那变幻莫测的身影和诡异的声音,被陈武的突然爆发打断,擂台上那些幻影全部消失,毒狼的真身显露出来。

看到毒狼的身影显露,陈武身躯一抖,双眼中精光爆闪,仿佛灯光一样明亮。

空气爆开,气浪翻滚,陈武的身躯带起一片残影朝着毒狼扑去,双手握拳,就像两座大山一样砸下去。

面对向自己扑过来的陈武,动作慢了半拍的毒狼身躯一缩,左手撑地,向一侧翻滚,同时双脚朝着陈武双手踢去。

刹那间陈武已经冲到毒狼身前,看到毒狼在躲闪时,任然不忘记攻击自己,陈武双腿再次爆发力量,带动全身,让拳头变得更快,朝着毒狼的双脚轰下。

“嘭”

拳脚相交,巨大的闷声响起。

一拳之后,因毒狼大意之下,而占得上风的陈武没有半点停歇,双拳仿佛雨点一般,疯狂的倾泻而下,似乎不将毒狼打死,是不会罢休一样。

而这时因为一时大意落入下风的毒狼也开始疯狂,上半身靠在擂台上,支撑着自己,双腿如同两条毒蛇一样,缠绕着陈武落下的双拳。

“轰隆”

伴随着一声巨响,擂台上尘土飞扬,缠斗中的两人相互被震开,陈武一连后退了五步,嘴里喘着粗气,头顶冒着白烟,面上一片赤红,身上的伤口收不住也开始继续流血。

毒狼则在擂台上滑行了两米多远,才止住身形,一只脚跪在擂台上,身体半蹲着,整个显得更加狼狈,腿上的皮鞋和裤子完全被打烂,上半身也沾满了泥土。

显然刚才的一阵打斗中,他被陈武压着打,吃了大亏。<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