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振兴武馆朱红色的大门紧闭着,在大门的右侧有着一道小门,伸手推开那扇小门,进入到武馆当中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武馆前面一块超过一千平米的巨大广场。

这个宽阔的广场就是振兴武馆的练功场地,这座广场的地面,由一块块宽大的花岗岩铺成,花岗岩的地面上还铺着一层厚厚的橡胶。

练功场的四周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锻炼器械。

宽阔的练功场的右侧竖立着许多木人桩,这些木人桩旁边,一个个一人高的沙袋悬挂在半空中。

十几二十个男女青年穿着统一的训练服,或是对着木人桩,或是站在沙袋前面,对着面前的木人桩或沙袋,拳打脚踢。

砰砰砰的声响,从晃动的木人桩和沙袋上传出来,响彻整个练功场,显然击打木人桩和沙袋的人,全都是用尽了全力。

而练功场的中央位置,五队排列整齐的学员,正在一名武馆正式弟子的带领下,顶着头顶的烈阳,衣衫尽湿,满头大汗的扎着马步。

在练功场地的右侧摆放着一个比武用的擂台,擂台周围的场地,被整整齐齐的分割成一块块长方形,上面布置着专门防滑的垫子,几名青年赤着胳膊,两两一起,徒手互搏着。

走进练功场的方世杰看到眼前这幅热火朝天的场景,不由得感到有些汗颜,记忆中自己在武馆学武的时候,那是三打鱼,五天晒网,武馆里练武时想尽一切办法偷懒。

前面因练武辛苦,到了最后方世杰发现武馆,根本不太管他们这些交了钱,却是来混日子的学员,因此他也放弃了学武的心思,他再也不到振兴武馆中来。

‘可是,自己没来几次武馆,对武馆中众人也不熟悉,想要打听消息,都不知道该找谁才好。’

站在武馆门口的方世杰,突然想到武馆中自己不认识几个人,不禁有些傻眼,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好。

这个时候练功场中一道洪亮的声音引起了方世杰的注意。

“听好了,马步一定要扎实,脚要落地生根,双手伸直,身体尽量不要摇晃。”

一名身高超过一米八,虎背熊腰,身上穿着黑色练功服的青年,在扎马步的人群中走动着,站在那些马步动作不规范的学员面前,不断的纠正他们的姿势。

看到走在人群中,一举一动间都带着一丝赫赫威势的青年,练功场旁的方世杰不由得眼前一亮。

心中暗道:“自己还真是运气好,振兴武馆中自己唯一认识的几个人当中,刚好有这名青年。”

这名青年名叫陈武,是振兴武馆的正式弟子,当时方世杰刚刚加入振兴武馆时,正是这位陈武师兄,教他的基础功夫,因此两人之间算是认识。

不过,看到陈武正在指点学员,站在一旁的方世杰并没有着急上前去打招呼。

因为振兴武馆中规矩森严,弟子在练功期间,如无紧急要事,禁止打扰,虽然对学员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,但是方世杰不想因此去触碰武馆的规矩。

靠墙边找了一处树荫遮挡的地方,站在阴凉的地方,方世杰静静的看着练功场中的众人。

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练功场中那些只是学习了基础功夫,扎着马步的学员,在灼热的阳光下,汗流浃背,好些人都开始摇摇欲坠。

“好了,停,先到这里,收功,大家先休息,半个小时后,我们继续练习。”

看着几个瘫倒在地上的学员,一个个唉声叹气的揉着胳膊腿脚,身上只有少许汗水的陈武,不禁摇了摇头,朝着一旁走去,心中暗道:“连这点苦,都吃不了,看来这批学员中恐怕没有什么好苗子。”

看到走到休息区,正在喝水的陈武,站在树荫下的方世杰,快步的向他走过去。

“您好,陈武师兄,我是方世杰,是武馆的学员,我能不能,向你打听一些事情。”趁着陈武喝水的间隙,走向前的方世杰快速的问道。

“哦,方世杰?……嗯,想起了。”陈武盯着方世杰看了几眼,温和的笑了笑,这个人他有一点印象,确实是武馆的学员,不过两人之间没见几次面。

这也算是陈武的记忆好,脑海中对方世杰还留有几分印象。

“你有什么事情,就直接问吧,大家都是武馆的弟子,没有什么好拘谨的,只要是我知道,能够说得,我一定告诉你。”

听到陈武没有拒绝自己,让方世杰心中暗自一喜,微微的组织了一下语言,笑嘻嘻的说道:“陈武师兄,您是武馆的正式弟子,那,这个……,武功练到了最后,是不是能够翻江倒海,飞天遁地啊。”

正在喝水的陈武听到这句话,差点没有让嘴里的水呛着,好笑的盯着方世杰说道:“翻江倒海,飞天遁地,你是奇异志怪小说看多了吧,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这时,方世杰也反应过来了,自己问话中的毛病,他只是在那条破烂的小巷子中,看到一些异常的状况,有一些慌乱的到了武馆后,他却向别人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。

“哦,不,不是的,陈师兄,我就是想知道,武馆中你们这些正式弟子,有多厉害。”

“方师弟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,说出来,看师兄我能不能帮你解决。”

陈武看到面前的方世杰脸色苍白,额头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散,抬手指了指他左侧脸颊,上面还有几道已经结疤的伤痕,不由得问道。

“啊,没,没有,这伤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伤的。”

“呵呵,师弟,不要不好意思,我们振兴武馆在这锦渝府中还是有些势力,想要对付几个小混混,还是没有问题。”

原来是陈武看到方世杰脸上的伤痕,还以为他是被街面上的小混混欺负了,来到武馆多半是想要学一点武技后,自己再回去找那些混混报仇。

“师兄,我脸上的伤是前几天,晚上喝醉酒后,自己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弄伤的。”

“那就好,我们学武之人,不惹事,但也不能怕事。”

陈武伸手拍了拍方世杰的肩膀笑道。<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