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低矮的墙壁上面满是缝隙,脚下的青石板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的颜色,上面被一层黑褐色的污垢厚厚的覆盖着,污水在巷子中肆意的横流,砖石的边角上面长满了青苔。

墙角处堆放着一堆堆垃圾,散发出恶心的恶臭味,垃圾上方一群绿头苍蝇飞舞着,不时的有老鼠从墙角下跑过。

方世杰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巷子中,这条破烂的巷子的前半部分没有任何异常,直到走到巷子深处后,看到眼前的景象让他感到十分吃惊,心脏急速的跳动起来。

这条巷子表面上看去是破烂不堪,可是巷子的路面都是由厚实的的青石板铺成的,两边的墙壁也是坚固的砖头,虽然因为时间的缘故,现在这条巷子变得十分破旧,但是巷子的墙体依旧坚固,想要彻底破坏它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站在巷子中央,方世杰小心的蹲下身体,顾不得地面上的污秽,伸出一只手,向面前的青石板摸去。

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落入方世杰手中,脚底下那有着两只手指厚度的坚固青石板,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下,全都变成了一块块不规则的碎片。

巷子后半段的青石板路面都变成了碎块,泥土四处飞溅,整个巷子都是坑坑洼洼,就像是被大规模的炮火袭击过后的废墟一样。

走在前半段巷子中,耳朵还能够听到一些虫鸣和鼠叫声,可是走到这里后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,耳朵中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,后半段巷子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。

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方的烈日,望着面前曲折的巷子,方世杰忍住心中的惊慌,小心的抬起脚,缓缓的走进到,那些虫鼠都消失了的半段废墟巷子中。

地面上全都是一块块锋利的碎石块,方世杰小心的找着落脚点,行进在巷子中。

“嗯,这是脚印吗?,还有一些血迹。”

一块只是龟裂的青石板出现在方世杰的面前,他抬起脚落在青石板上的一个印记上,作了一下比较,确认这块青石板上有一道宽大的脚印深深的印在上面,而且前方竖立起来的石块上,还洒落着一些黑红色血迹。

“这巷子中被炮火轰炸过的景象,都是人为造成的,不可能吧,那样的话,就实在是太恐怖了。”

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的方世杰把自己的脚从青石板上挪开,本以为自己穿越到一个科技不太发达的普通世界,可是眼前发现的一点蛛丝马迹,狠狠的给了方世杰一记闷棍,让他感到头晕目眩,心中不由得有些惶恐。

摇了摇头想要减少一点心中的那一抹恐慌,这时身体左侧的墙壁将方世杰的目光吸引了过去,厚实的墙壁上面布满了一道道裂缝,目光随着裂缝往回看去,墙壁上有着一道深深的孔洞,墙壁上那一道道深深的裂缝,都是从这个孔洞处蔓延出去的。

墙壁上的那个孔洞正是一道拳印,厚实的砖头都被一拳打成这样,如果是打在人的身上那还得了,恐怕一拳就会把整个人打爆。

“轰”

手掌在墙壁上的裂缝处摸了摸,可是没想到在一点外力的作用下,布满了裂缝的墙壁顿时崩塌,这段墙壁变成一块块碎石滚满一地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大量的灰尘被落石击起来,涌入到方世杰的口鼻当中,引起他不断的咳嗽。

看着面前倒塌的墙壁,方世杰也顾不得探究巷子中的其它情况,迅速的避开滚落的石块,快速的朝着巷子外跑去。

这个时候巷子中突然间的巨响,也引起了周围人群的注意,有不少的人朝着这个方向跑来,看到这样的情况,也断绝了方世杰想要再次进入巷子里面探究情况的念头。

耳中听着四周杂乱的脚步声,方世杰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条破烂的巷子,在没有其他的人看见他的情况下,转身快速的走出巷子,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走在那依旧人流如织而热闹嘈杂的街道上面,这个时候的方世杰再也没有了早上出门时的欢快与兴奋,那条巷子中看到的景象就像一座大山一样,沉甸甸的重重压在他的心上。

今天巷子中这样的情景,方世杰脑中的记忆也没有一丝相关的记忆,有一些相关的东西都是道听途说的传言罢了,当不得真的。

“咦,不过倒是有一个地方,可能会找到一些有用的消息。”

正在方世杰冥思苦想想要从记忆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时,一道亮光从他脑中闪过,一个地方出现在脑海中。

…………

锦渝府城区的北面,有一个几十亩地大小的湖泊,在湖泊的一旁坐落着半个足球场大小的院落,院落由五栋三层楼高连绵的砖瓦楼房构成。

院落外面的道路上栽种着许多榕树,茂密的榕树枝丫弥漫,形成一大片树荫,将院落的半侧天空笼罩在其中。

穿过院落前方的这片树荫,方世杰站在院落的大门口,朱红色的大门上布满了整齐的柳钉,门口两侧两只巨大的石狮,威武的矗立在两旁。

一块鎏金的牌匾高高的悬挂在大门中央,牌匾上‘振兴武馆’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显得有些刺眼。

这家振兴武馆在整个锦渝府都是排的上号的武馆,整个武馆中专门教授一些基础的武术击技和锻炼身体的武道。

方世杰是和书院的几个同班的男生一起拜入这家武馆,当时他是因为别人的撺掇和抱团找一个后台的想法,一时冲动花了不少钱才进入振兴武馆成为一名学徒。

不过因为练武需要打熬身体,十分辛苦,从小到大没有没有吃过苦的方世杰没有坚持几天,很快就败下阵来,后面很少再到振兴武馆来。

而振兴武馆对于这些交了钱进来习武的学徒,并不是很重视,也只是让武馆中的正式弟子教授了武馆的基础武技后,为他们提供一个锻炼的地方和一些指导,不会像武馆的正式弟子一样,严格要求学徒进行艰苦的锻炼。<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