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显然,黑衣沈沉对这种情况已经不陌生了。

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,主人格也许不知道,但他还是很清楚的。

每当沈辰情绪有巨大波动时,作为他的第二人格,他出来的时间都会有所变动。

这种变化不是从周天出来提前道周三,而是因为这次的原因,他将周三这天也占据了。

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主人格对自己的情绪的掌控力正在变弱。

十多年前,刚刚第二人格刚刚形成时,出现的时间极其不规律,最严重的时候一天都能转换几次。

但是人格频繁的转换对身体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,所以那段时间他的身体特别的不好,体弱多病,身体日渐消瘦。

可能是身体和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启动,强行的将两人的时间给规律化。

然后随着主人格的情绪逐渐稳定,他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,甚至在大学期间他达到了一个月都不一定出来一次。

而三年前,秦怡的那场变故,加上爷爷的离世,重新让他出来的时间有了变动,但后来随着他来到这里读研,情绪再次慢慢稳定,黑衣沈沉出来的时间也减到了一周一次。

直到上周,他父母的到来又一次让他的情绪起了巨大的波动,如此一来,黑衣沈沉出来的时间肯定会发生变化。

从现在的情况看来,他很可能从原本的一周一天,变成一周两天。

而周三也是上周他情绪失控的日子,所以他在今天出来也不奇怪!

“什么没事啊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情况?”白衣沈辰疑惑的问道。

沈沉:“很显然,因为你对情绪掌控力下降,我出来的时间变多了,有非常大的可能从每周一天变成,一周两次,也就是说,周三的时间,暂时归我了!”

“暂时?”

“是的,暂时,随着你情绪的稳定,对情绪的掌控力增强,我还是回到原本的作息规律的!”黑衣沈沉轻声道。

听到这话,白衣沈辰眉头紧皱,有些不确定的问道:

“需要多久才能恢复?”

“不清楚,少三个月道半年,长的话,三四年也不一定!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...”

还没等他说完,白衣沈辰不禁兴奋的大喊了一声:

“太tm好了,老子终于能少上一天班了!”

黑衣沈沉:...

可不是吗?周三这个日子,全年百分是九十以上都在上班,还不像周一或者周五,遇到的节假日还能串休,很少有串周三的啊!

对他来说,周三,一个天天上班的日子,没了也就没了,但要是他敢动自己的周六,沈辰此时说不定已经要和他拼命了。

老子辛辛苦苦上了五天班,好不容易休息两天,结果还被你这个鳖孙给骗走一天,本来就十分不爽,早他就说过,是在不行让他出来的时间改改,没想到愿望还真成真了。

“那什么,医院的工作对我很重要,周三的时间就拜托你了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你混日子就行!”沈辰双手合十,对着另一个自己就开始了连拜。

这可是好人啊,让自己少上一天班,一个月就是少上四天,一年十二个月,加上各种节假日串休的时间,一年下来至少少上五十天班。

最关键的是,工资照发,爽爽爽爽爽!

“好,对了,你现在人在哪?”黑衣沈沉想了想答应了,随即问道。

听到这话,白衣沈辰中于回过神道:

“对了,我差点忘了,你为什么要我来唐雅这里住?那两个女人变态啊,她们监视我,还不让我出去!”

很明显,他来告状了,这两个女的,分明就是想让他一直待在这,其心如此险恶,必须严惩不贷。

在知道了自己的主人格确实和唐雅住在一起他就放心了。

“里面确实有些原因,不过暂时不能和你说,当然,如果你自己跑回去,一旦发生意外,下一次,恐怕你的周六也归我了!”黑衣沈沉低声道。

他没有把秦怡对他影响的事情告诉他,一是怕他有压力,二是怕过度刺激他。

但是后半句的确不是危言耸听,万一那个女人周六来找他,主人格最近对自己的情绪掌控力有减弱,说不定就又自闭了,到时候周六也就成他的了。

听到这话,再想想自己一周苦逼一样的上班,最后连一天休息也没有,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。

“所以...?”

“所以你最近就老老实实的在她这里住着吧,能回去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!”

“那好吧!”

“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!”

说罢,沈沉缓缓的站起身,慢慢的离开了这座房间,此时他的负面情绪确实不少。

其实他之所以出来的时间变多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也需要将这股情绪释放出去,两个人格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不能像普通人那样自我消化负面情绪。

这股情绪,在普通人那里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淡化遗忘,但他们不行,负面情绪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,必须选择一种方法释放出去。

很快,外界的沈沉就再一次睁开的眼睛。

按照他以往的作息习惯,他此时完全可以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的。

可能是时间的突然变化,让他直接又回到了凌晨醒来。

四周看了看,发现这是一间装修相当不错的卧室,有些陌生,不过好在是知道现在在唐雅家,倒也没有多惊慌。

打开窗帘,向外面看了看,发现一片漆黑,根本不是在市里,毕竟如果是在市里,哪怕是晚上也是灯火通明的状态。

伸了个懒腰,沈沉穿着睡衣直接出了房门。

唐雅家的别墅虽然有四层,但却也有一个缺点,大,而且好多地方都是通着的。

正常卧室都是只有一扇门,但这里不是,比较重要的卧室几乎都有两扇门,只不过另一扇门从外面打不开,没有把手。

那是为了方便卧室直接去客厅,或者去厨房而设计的。

但沈沉不知道,他只能顺着房子应有主道寻找出路,加上还是晚上,七拐八拐之后,他终于穿着黑色睡衣走到了楼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