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再次来到广播站办公室外,里面放了几张不知道从哪里搬来的椅子,五六个学生在里面坐着,还有两三人没座位站着等,也不知道怎么都跑这么快。

见房长安与俩漂亮姑娘进来,有个看着像是高年级干事的男生,穿着蓝白两色的校服长裤和短袖衬衫,胸前挂着工作牌,戴着眼镜,文质彬彬的样子,迎上来笑道:“你们也是来面试的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麻烦在这里稍等一下,座位不够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

房长安应了一声,打量了一眼面试者们,眼前八个人,五个女生,三个男生,算上自己这边仨,四个男生,七个女生,从这个角度来讲,广播站还真来对了,虽然是误打误撞,不过更加说明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。

可惜,有旁边这两位了,这份天赋只好让它埋没了。

眼镜学长登记了三个人的名字,这应该是面试的顺序,随即拿着名单出了办公室,很快又回来,道:“邹平亮。”见一个男生起身,又道:“葛小雨准备。”

名叫邹平亮的男生站了起来,空出一个椅子,站着的几个人互相看看,房长安俩男生自然不去坐的,几个女孩子互相看看,也都没有去坐,位置就在那空着了。

邹平亮跟着眼镜学长出了办公室,房长安跟着出去瞅了一眼,是走到了走廊尽头,其实也就是隔壁的广播室,应该是在那里面试的。

作为看过不少校园影视剧的他立即就想出来了一个画面:如果谁不小心把广播打开,面试过程全部播了出去,会有什么后果?

负责广播站的朝敏老师会给扣工资。

房长安自己给出来了答案,有点好笑地重新闪回办公室里面,沈墨和王珂见他脸上带着笑意,互相看了一眼,王珂小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房长安摇摇头,俩姑娘见他不肯说,也不好在这里追问,于是齐齐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虽然一次只面试一人,但面试速度并不慢,平均每个人五分钟左右,有的还不到五分钟,办公室里面的人很快越来越少。

三人之后又来了三个人,也是两女一男,不过两个女生一块来的,男生孤零零自个来的。

很快,眼镜学长进来喊走了前面的一个女生,然后说了声:“房长安准备。”

下一趟再来,就变成了“王珂准备”。

房长安跟着对方出去,王珂与沈墨看看,也走了出去,在广播室外面等他,房长安跟着走进广播室,见临床桌上放置着播音设施,旁边临时加了一张书桌,朝敏与一个穿着校服衬衫、学姐模样的漂亮女生坐在后面,两人对面靠墙放着一个空椅子。

“老师好,学姐好。”

房长安关了门,先打了招呼,朝敏笑着点了点头,示意他在对面坐下来,那个蛮有气质的漂亮学姐也轻轻点了下头,并没有过多的表示。

房长安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坐下来,手放在大腿上,脊背挺直,目视着前面的两位面试官,同时作出有点紧张的样子来。

朝敏笑了笑道:“不要紧张,先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房长安轻轻清了下嗓子,这才说道:“朝老师好,学姐好,我叫房长安,是今年高一二十三班的新生,来自黄南集镇。我从小就喜欢看书,文笔尚可,今年中考语文作文拿了满分,不过实事求是的说有一定运气成分,因为中考前我自己写作文刚好押中了作文题目。”

他说到这里,故意停顿了一下,见两人都只是笑着点头,并没有要问话的意思,继续说道:“我性格稍微有点内向,平时话不太多,但是踏实稳重,诚恳可靠,这次来广播站面试主要是为了文学报,当然我本人对播音也有兴趣,只是没有任何经验,因此不敢贸然报名……”

他控制着语速,依旧显得稍微有点紧张的样子,不过话语清晰流畅,做了两分钟的左右的官方介绍,然后朝敏问道:“如果加入广播站,比如你负责了文学报相关的事务,每个月都要出一期文学报,到时候你会怎么平衡学习和文学报方面的时间和精力呢?”

房长安想了一下道:“我觉得不用平衡,因为不会有冲突,至少这学期肯定没问题,我课外基本不学习,而且已经看过了这学期的课本,都很简单,上课认真听就够了,课外不用花什么时间,时间应该会很充分。”

朝敏看起来年轻,其实也已经有三十岁了,负责广播站好几年,刚刚的这个问题每年都要问好些遍,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,不禁微微怔了怔。

旁边的漂亮学姐同样愣了一下,随即低下头忍不住笑了一下,又迅速敛了起来,拿着圆珠笔掠了掠耳边的长发,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可你总要写作业的,如果发生了冲突呢?”

房长安想了想道:“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如果出现了,我可以先把事情做完,我写作业很快,不用担心写不完。”

漂亮学姐又问:“今年的中考满分作文我看过,你写的是哪一篇?”

“《丹心总有破壁时》”

学姐有点意外地打量了他一眼,她对这篇作文有印象,名字就是化用的于谦“一片丹心图报国”和周“面壁十年图破壁”两句诗,写得是报国志向,慷慨激昂,其中许多段落写得十分精彩,让她印象十分深刻。

只不过没想到作者居然是这样一个男生,说话有点太自负,但看起来有点青涩腼腆,总之完全不像她看作文时勾勒出来的那种形象。

她点了点头,笑道:“我记得这篇作文,写得确实很好。”

“谢谢学姐夸奖。”

房长安腼腆地笑了笑,继续保持着端正的坐姿,等候垂问。

朝敏与漂亮学姐低声说了两句什么,随即抬起头又问房长安:“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

意思就是如果没有的话面试就结束了,房长安不禁有点错愕,堂堂市一中,广播站面试这么草率的吗?还是说我太优秀了,以至于不需要更多考核了?

他斟酌了一秒钟,决定继续维持腼腆、稳重、自信、帅气的学霸人设,这应该在不了解情况下比较容易获得女老师的好感,于是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。

朝敏笑了笑道:“那行,你先回去吧,对了,你有手机吗?”

房长安点了下头,朝敏道:“那你把号码留一下,回头有结果了直接给你发短信,省的让人跑一趟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房长安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,漂亮学姐记了下来,然后再次告诉他可以离开,房长安于是又腼腆地笑了笑,“那朝老师,学姐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房长安打开门出去,王珂和沈墨都还在走廊里面等着,见他出来,王珂拍拍胸口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见房长安眼睛又往自己胸前瞄,脸蛋一红,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。

眼镜学长居然也在门外等着,对王珂温和地笑道:“没事,不要紧张,正常发挥就好了。”

王珂挤出一个笑脸,打开门进去,学着房长安刚刚的样子与里面的老师和学姐问好,正准备关门的时候,眼镜学长也跟着进去了,随即在里面关上了门。

房长安在沈墨旁边倚着墙壁站住,问道:“他刚刚跟你们聊天了?”

沈墨点了点头,亮闪闪的眸子盯着他,“不过即便都是跟王珂聊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