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婉蓉不禁自责,这都是她的罪过。

她活了一辈子都没明白的道理,却在生命的尽头,瞬间都看透了。

庆幸的是,他们的儿子比他们可强多了。

“算了。”

叶婉蓉叹息,“说不说的没什么,你的喜欢也不会少一分。”

“阿铮。”

叶婉蓉朝着聂铮伸出手,聂铮忙把手递给她。

叶婉蓉用了点力握住,闭了闭眼,“对不起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聂铮讶然,“妈?”

“我承认,我是因为筱筱的长相,所以,一直反对你们在一起。”

叶婉蓉眼眶微微泛红,“我这辈子,总是在勉强,勉强别人,也勉强自己。”

人之将死其言也善。

对这样的母亲,聂铮再生不出怨恨。

叶婉蓉往外看了看,“今天,筱筱来不来啊?”

聂铮嗓子眼黏在了一起,没法给她想要的答案。

“哎。”

叶婉蓉叹息着,“阿铮啊,要是我来不及见到筱筱,你记住,一定帮我告诉她——妈希望你们好好在一起,一辈子恩恩爱爱、白头到老。”

这话一出,聂铮那么大一个男人,眼底湿意汹涌。

他哽咽着开口,“妈,筱筱会来,她一定会来。”

“以后,你们要好好的啊。”

叶婉蓉望着儿子,笑着点头,“你不要欺负她,她要是有什么地方不懂事,你比她大,又是男的,你要让着她啊。”

聂铮哽咽着点头,“我记住了。”

他是她的亲生儿子,可是,在她最后的清醒时光,她最记挂的却是筱筱。

这不是因为叶婉蓉有多爱筱筱,而是,她始终放不下的是聂鸿鑫。

叶婉蓉轻叹着点头,“你爸爸,真的很喜欢她。”

这个她,指的自然是林慧茹。

“他走的时候,还念着她,不想再见到我。”

叶婉蓉闭了闭眼,泪水滑落,“你爸爸也和我一样,早就认出来了,筱筱是她的孩子。

有时候你不能不信,这是我们才有的直觉。”

叶婉蓉拍拍聂铮的手,“照顾好筱筱,筱筱是她的女儿,是你爸爸用命保护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聂铮哽住,点点头。

叶婉蓉松开聂铮,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她站起身,聂铮跟着她起来。

叶婉蓉笑了下,“你别总跟着我,你是个男孩子,可不是小时候了。”

这种时候,聂铮怎么能放心?

“妈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你去忙你的,女人家的事不要总问。”

聂铮不可能走,他就在疗养院待着,一边等着筱筱的消息。

对他来说,这是他人生中最难的时光了。

——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随时都可能离开他。

手机响起,是廖清明打来的。

“筱筱有消息了!”

这并不意外,叶景明出马,地方就是在龙城,没有他办不到的。

“在哪儿?”

聂铮倏地站了起来。

“我把定位发给你!”

廖清明急道。

“好。”

聂铮一边说,一边往外走,梁诚在门口等着他,见状立即拉开了车门,“走!”

他不能等,他要去亲自确认筱筱的安全,并且带她回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